天使日记:他拿记号笔在我们衣服后面写上“平安喜乐”

  面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,有这样一群和死神赛跑的人,他们是父母,是妻子,是丈夫,是儿女……但在疫情面前,他们是身着白衣战袍的“天使”。中国之声《天使日记》第七篇,记录“白衣天使”们的工作日常,捕捉“战疫”最前线的点滴感动。

  2020年2月3日 武汉 晴

  我是武汉市第一医院医务处主任余芳,我们投入抗击疫情战斗已经30多天了。这几天,我一直忙着为医院组建的雷神山医疗队做准备工作,我们需要从前期的一线人员中抽调经验丰富的医护人员,电话一一通知。我还记得,心内科的范鸿儒医生在电话中泣不成声,我以为他身体不适,建议他继续休养。

  没想到他告诉我,前期有个患者病毒肺合并上消化道出血,没能救治成功,他每每想起就无比难受。他说自己不能停下来,停下来就会想,听到同事的声音也会想,只有在工作中才能淡忘一些。武汉是他的家乡,他要尽自己的力量来保护自己的家乡。平淡的话语从电话里传过来,我也抑制不住的泪流满面。

  太多太多的坚定,鼓励着我,在每一位战友出征前,我都会给他们发送一条短信,请于某时到某地向某某报到,加油,我的战友!请务必做好自身防护!

  2020年2月3日 武汉 晴

  我是武汉市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的肖雅君,今天是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支援的第31天。来这边支援后,工作很累这是实话。一来支援就分配去了ICU,管床的病人几乎都是气管插管,三级防护的装备让我们行动变得迟缓,但是治疗及护理却从没停下脚步。

  但我每天很开心,这也是实话。我从不觉得我是一个人在这里战斗,领导同事经常关心我,询问身体情况。前天是我的生日,让我没想到的是,护士长悄悄组织大家,一起打视频电话给我送祝福,挂断电话看见大家提前录好的视频的一刹那,我忍不住哭了。往常生日都是和家人、好朋友一起过,平淡温馨。今年虽然就我一个人在酒店,但是却倍感温暖和幸福,这可能会是这辈子最难忘的生日了。

  2020年2月3日 温州 阴有小雨

  我是温州市第六人民医院感染科临床一线的护士,临时党支部组织委员王阿静,也是从1月17号凌晨开始第一批进入院区隔离就是点的医护人员之一。有人问我说你面对疫情你怕吗?我就跟他们说我们不能因为害怕而去裹足不前呀!这个时候只有真正的冲上一线,才是我们每个医护人员应该有的样子。

  我也经常会在病房里被一些小小的瞬间感动到。我觉得有时候病人真的是挺可爱的,我就记得那时候那个96年的那个年轻小伙子就看着我们的隔离服,他说我每天都看你们全部的人穿成这个样子,我都分不出来你们谁是谁啊,然后他就拿那个记号笔在我们衣服后面写“平安喜乐”。他还给我们拍照,然后隔着那个隔离病房从窗户里透过来给我们点赞,你知道吗?真的让你觉得很温暖呐。

  2020年2月3日 武汉 晴

  我是河北省华北理工大学附属医院呼吸内科医生邵东风,今天是我们到武汉市第七医院支援的第八天。这几天在我治疗的病人当中,有一个三口之家让我印象非常深刻。夫妻俩已经五十五、六岁了,旁边的床上躺着他们二十多岁的女儿。母亲症状一直比较轻,只有咳嗽,没有发热。女儿入院后持续了三天高热,经过积极治疗,病情也明显好转。但父亲的病情却逐渐加重,今天已经到了病危的程度。这位父亲跟我们医护人员一直说:希望女儿和他的妻子尽早出院。但母女俩却担心他的病情,希望在医院陪着他,照顾他。

  说真的,这种一家三口表现出来亲情,让我特别感动。因为我自己也是两个孩子的爸爸,从我来到武汉,每天一到晚上,他们就拿着妈妈的手机想跟我视频,每天要是不看一眼……有一次我夜班,女儿没看到我,都着急得哭了。也正是因为来自孩子、家庭的这种亲情给我了很大的动力。不仅仅是我,其实对于包括我在内的所有队员来说,一直很有信心打赢这场战斗。也相信,很快,很快,大家就会见到胜利的曙光。

  2020年2月3日 武汉 晴

  我是吉林医药学院附属医院的护士李抒墨。今天是我支援武汉的第8天。在我值班期间,有位叔叔需要输液,而我这是第一次带着这么多层手套给患者做穿刺。由于戴着多层手套,摸着血管的手感会变差,第一次,我穿刺失败了。我很抱歉地对着叔叔说对不起,而叔叔却反过来安慰我,他说:“我知道,你们穿着这身装备很不舒服。不要紧,再扎一次。”我当时很感动,第二次穿刺我成功了,叔叔对我竖起了大拇指。我真的很感谢他们对我的理解。

  我和同事们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够看到患者脸上的笑容。他们乐观向上的精神也感染着我,让我忘掉了身穿防护服的不适。厚厚的防护服并没有隔住我们的热情,我们的心是一直都在一起的。

 

(责编:马昌、岳弘彬)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www.thewildbloods.com